專訪沙皇Pavel:天才少年鮮為人知的日常

中歐對抗賽在進行完第五天的賽程后終于迎來了唯一一位五戰全勝的選手,即年僅20歲的“老沙皇”Pavel。在Pavel以一記帶球過人結束了與特蘭克斯的最后一局鏖戰之后,我請到了這位天才少年,聽他耐心地闡述了他對當前比賽環境的解讀,以及他在爐石賽場之外鮮為人知的日常。

Ben:這已經是你在中歐對抗賽上連續獲得的第五場勝利了。作為目前成績最好的選手,你覺得你在哪些方面上做得比其他選手更好?

Pavel:我不確定到底是什么原因。可能是因為我準備得更充分,因為我在每次比賽前都會有針對性地練幾次,找朋友用我對手的陣容。這讓我對其中的對局優劣有了更深的理解,從而判斷該ban哪個職業,首發哪個職業,以及根據形勢二發哪個職業。

現在我已經是5-0的成績了,這意味著我已經出線晉級,離法拉利又近一步了。因此從現在開始我就不需要去特別針對地準備小組賽的剩下幾場比賽了,而是要去更多地思考構筑八強后的卡組和陣容了。八強后我們不僅可以換卡組,而且也從bo5變成了bo7,所以我要再多準備一套牌了。

Pavel:在比賽開始之前我其實沒有太多時間備戰,因為我那時還在打Dreamhack奧斯汀站,等我到了上海我只剩兩天時間就要交卡組了。我準備的是最全面的陣容,結果大部分的選手選擇了針對任務戰,這正是我帶的卡組之一。所以在賽前我只是指望著自己能拿到剛好足夠出線的分數,等熬到八強了好換卡組。然而事實上情況比我預料的好很多。

盡管我帶的陣容被很多人克制,但(我們小組里)有三個選手是沒有針對任務戰的,分別是StanCifka,Kolento和Xhope,我也確實贏了他們。另外兩個對手倒是針對了海盜戰,分別是ShtanUdachi和特蘭克斯。

Pavel:任務戰是當前最強的卡組之一,T0卡組。它表現不好是因為有太多人在針對它但盡管如此,它在面對劣勢對局時也是能贏的。任務戰打青玉德是大劣,但我可以ban青玉德。而在對陣另一大熱門任務賊時,視具體構筑不同,我覺得它(比其他人想得)更五五開。有些任務賊,比如帶寒光智者的版本,那賊的尤其會更大些;而賊要是不帶魚,打任務戰是五五開的;我甚至覺得戰士打那些帶魚人殺手蟹和海盜殺手蟹的版本是優勢的。小優勢。

任務戰在某些版本的騎士時也是很接近的。騎士可能略占優勢,但戰士也能打。要想組出一整套都克制任務戰的陣容非常難,不是沒可能,但我還是覺得任務戰很厲害。可能說,在已知大家都針對任務戰的情況下可能是不帶任務戰比較好,但我依然還能贏比賽。

Ben:雖然你前面也說了一些了,但我還想再多問問任務賊的問題。任務賊目前在這次比賽(的直播場次)里可是0-7,其中四次是被你擊敗的。可任務賊在天梯和其他比賽里都很火,擔心甚至討厭任務賊的人也不少。你會覺得任務賊過于不講道理了嗎?

Pavel:我絕不認為任務賊是當前的最強卡組。我認為任務賊的最優構筑還沒被人發掘出來,我認為現在的構筑還有待優化。我看到有人在任務賊里帶起了托維爾塑石師,這個版本可能是更合理的至少面對快攻時更好。但總之我的意思就是,由于任務賊的最優構筑很可能還沒出現,我不認為現在的賊是最強的卡組。要我說的話,當前整體強度最高的應該是中速的魚人騎。

任務賊打快攻德、動物園、海盜戰等快攻時是大劣。任務賊并不imba,那為什么大家會黑它呢?我覺得可能是因為,雖然任務賊很難玩得好,但即使玩得不好也能胡贏尤其是當對手還給了機會時。這時候面對任務賊的一方就會覺得自己很無力,什么都做不了,但其實并不是這樣。你要去看任務賊在比賽和天梯頂端的勝率的數字(而不是節目效果的表現)。

Ben:我們再來聊聊你自己吧。最近幾個月來你打了很多比賽,但我也很好奇,當你不在打比賽的時候你是如何安排日程的?

Pavel:我做很多別的事情。我沖天梯,打線上積分杯賽,好攢夠足夠的積分打HCT。在上個版本末期我練得不多,這也是為什么我在巴哈馬冬季賽上表現得比較糟糕的原因。那時我沒什么時間練爐石,因為我和我之前的戰隊一起去留尼汪島游玩了一趟。那次旅行是贊助商贊助的,其中還包括一個為期兩天的爐石社區活動。我們度了個四五天的假,去了各種火山和瀑布,跳進瀑布溫泉里游泳,還玩了滑翔傘,去海里潛水。很好玩,可我也因此沒能好好準備巴哈馬。

平時我還試著鍛煉自己其他方面的事情,比如我的英語。我還會去學一學更多我不會的東西。

Ben:是的,我也注意到了。和去年我在合肥采訪你的時候相比,你現在的英語已經好多了。你是怎么做到的?

Pavel:嗯,那時大概是三個多月前吧。我有在練英語,找朋友練,努力地去社交,讓他們指出我的錯誤,教我正確的英語說法。每當我碰到生詞時我都會主動請教別人并努力記下來。我還在網上訂閱了一些教程,這對我的英語也有提高。

Ben:最后這個問題希望你不會介意你是如何在比賽中保持好運的?

Pavel:我只能說,大家覺得我運氣好,是因為大家只記得我運氣好的時候。每當我運氣好,人們就覺得“那必須的啊,因為是Pavel嘛”;而如果我運氣不好鬼抽了或者隨機隨得很差,人們就把它們忽略掉了,避而不提。我能說的也就是這些了(笑)。